众人边吃边谈,偶尔说起他,他也不搭话,好像与他无关。这样安静待了半个小时,他坐不住了,一声不吭走出去。大家都以为他回家,没人挽留。

想想也是,吴亮亮算是工作狂,除了在灵隐景区做保安,下班后还要去做兼职,哪有时间谈恋爱,满脑子只有工作,青春都和工作、和英语去初恋了。正如他所说:“我在杭州工作很适应,很喜欢这份工作过,让我学到了很多,我会努力做得更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