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可以发现,无论是资本市场的大幅下跌,亦或是中小制造业企业的高杠杆情况,都非在证监会能力范围之内,只是经济作为一盘大棋,证监会或者说刘士余刚好坐在了泄洪口。

2016年,证监会对苏嘉鸿内幕交易“威华股份”案罚没金额超1亿元;市场操纵违法案件中,中鑫富盈、吴峻乐操纵“特力A”等股票案罚没金额超过10亿元。